20150521

傷人

我以前講過,在戀愛裡,我們給對方傷害自己的權力,我們也得到傷害對方的權力。這權力你有時很想使用,但你知道,它有用是因為你們愛著。

=====很抱歉我傷害了很多人的分隔線=====


不過,往好處想,這樣的傷害還能忍受,因為受傷害的一方知道,這是因為對方也認為自己受傷了,他才這樣揮著大刀胡亂砍。這時候的彼此傷害,戲可以做足,和好了再彼此療傷。


更難忍受的痛楚來自於,比較不愛的一方,順口說出他不覺得傷人的話;另一方則察覺到,阿他不愛了,於是自己血流滿地但無人同情,這比言語的本身還令人受傷。


或是,當對方比較不愛了,你發現自己丟擲過去的彈丸,輕飄飄落地,無法傷害對方分毫,自己反而受傷。


之一
分手之後,他們還保持聯絡,說是朋友,聯絡的頻率像情人。她喜歡上別的男孩了,坦白告訴他,他也接受,兩人和平分手。但她還說,她不想失去他,他們在交往前就是最好的朋友,她還希望,或許也可說是貪心,他們還能當朋友。他察覺到她的希望,明明自己還喜歡她,傷口也還新鮮,竟回說當朋友有何不可,他甚至能平心靜氣聽她談論新男友,清楚知道她一點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麼,她認為他們又是好朋友。


直到他遇到另一個女孩。錯過她的電話之後,他不會回撥;她不再清楚他的行程,他也不多說。她察覺到他可能有了另一個女孩,她又氣又急哭了起來,質問他,為什麼不告訴我,為什麼瞞著我,忘了他們只是朋友。他猶豫再三,才說,「我怕妳會傷心。」


她驚覺,這男孩從頭到尾都在為我想,這段日子,我卻對他這般殘酷。他一邊受傷,一邊維持(她想要的)他們的友誼。等到他不覺得她傷人的時候,他也走遠了。


之二
在一起之前,她屢屢提醒他,我很會傷害人喔,我不太在意別人(就算是你)的感受。他總是笑著說,來吧,我不怕。確實,他們在一起的日子,很像一句歌詞,「痛並快樂著。」她有時溫柔有時冷漠;有時小鳥依人,有時拒他於千里之外,他有點受傷,但也都接受,必須對這段關係抱持信心,他太喜歡她,把她的反覆無常解釋為不敢定下來的恐懼,把她丟出來的刀山劍海當做是試煉,沒想過這是不夠喜歡。她有點累了,覺得跟這個人相處很累,他什麼都聽不懂,還一副我們很合得來的樣子。


她說要分手的那天,他仍舊把這當做是玩笑,以為他笑笑就可以過去。假裝堅強到一個地步,真的可以連對方說「我試過了,還是不夠喜歡你,」都聽不進去。「妳該睡了,我們明天再說好嗎?」他知道自己的不在意面具就要崩解,她說「好吧隨你,但明天我就不是你女友了。」


她不是不知道自己壞,她只是用這個來測試自己有多愛,如果我喜歡的話,我不會這樣說話,我甚至表現得超過我真實的冷淡。我只是不想要屈就在比較喜歡我的(而不是我比較喜歡)的選項。


原文刊於姊妹淘

延伸閱讀:曖昧的傷害

===B寶小劇場===
這兩張是他正在大便的照片,也算是被大便攻擊吧,又心疼又好笑地拍下這一刻



1 則留言:

Bruce黃老師 提到...

原來是在大便!我還想說B寶怎麼了XD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