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31

扶正的故事

寫在前面:扶正跟橫刀奪愛差別在第三者是強勢還是弱勢

=====分隔線=====

以一個略帶悲觀的角度來說,我一直都不看好扶正的故事。主要是因為我常覺得一開始不願意跟原配分手的那方,後來也不會是什麼好咖。扶正通常牽涉了委屈的小男友或小女友,貌似無辜的心上人,以及原配。有時候連原配都沒有,對方只是說:我現在不想談戀愛/交男友/交女友。

最近身邊連續耳聞扶正的故事,彷彿都在提醒我,愛情還值得努力與等待。委屈可能有結果,你知道,就是守得雲開見月明。在我總是輕易放棄逃走的人生裡,曾經相信過一次愛情可以努力。不過人生總不像電影,不會你第一次打開心胸就成功。往事已矣,從此以後我又回到我後市看淡的愛情觀裡。

T被扶正以後過得很開心,我看錯了那個女生嗎?我不知道,或許。當自己的好友得當別人小男友的時候,你總不會對那女生有什麼正面的看法。我總是覺得,對方一開始沒能給你的東西,就是不夠喜歡你。就像男生可能會跟不夠喜歡的女生上床,卻可以好好地把喜歡的女生送回家不碰她一根頭髮。喜歡得夠不夠,待遇就是不同。

E被扶正以後也過得很開心,也許我也看錯了那個男生。不過直到戀情結束之前,我們總是無法確定是不是看錯了人。有時甚至戀情結束之後你也還是無法肯定,究竟是對方真的情非得已,還是他只是不夠喜歡我而已。

不過我也想到S,他前後經歷了喜歡的女生有男友,與男友分手,然後聲稱想要自己一個人的療傷期。始終等不到扶正,最後在百般無奈甚至憤怒底下放棄。

扶正有時候全然是有發球權的那個人,一個人玩桌上足球的結果。身為原配或身為第三者不過都像假球員一般,得失分都來自同一個人的操縱。你好像在一場比賽當中,又覺得輸贏不是你能決定。你從來也無法轉頭知道對方是不是得分了,也不知道比賽什麼時候結束。

不過,有競爭對手還是比沒有得好。只是因為對方說不想談戀愛而苦苦守候的人,就像是參加同額競選,贏面大,心裡壓力更大。因為就算參選人名單上只有你,他還是不一定會把票投給你。

抱歉我說著說著又開始悲觀的論述,有關於為愛受盡風霜這件事,我不熟悉。並不是沒有受過挫折,只是我總把現狀當成定局,不奢望改變。我想我以後還是不會坐在等待的位置上,你現在若不夠喜歡我,那就是不夠。未來的事,我不敢想。我以後也不會嘗試扶正別人,我若現在還不夠喜歡你,你最好也別以為等待會有結果。

20090828

椅子 (下)

九月她住進了他家。有天她說她想去玩,然後住了下來。與前女友不同的是,房間絲毫沒有改變過。他剛決定自己在外頭租房子住的時候,床單、衣櫃、書桌與杯子的顏色都仔細挑選,牆壁也徵得房東同意自己重新粉刷。女友搬過來後,這房間就再也不像他的房間了,隨處遺落的化妝品,粉色系的床單,杯子出現了成對的圖案。他並不懊惱,其實,認為這都是必經的過程。她來了之後,花了很長一段時間他才注意到,房間絲毫沒有改變過。他最初以為她善於收拾房間,然後以為她跟野生動物一樣懂得隱藏行跡。

她走了以後他終於明白,她從沒住下來過。

就這點來說,他還曾經開玩笑地想過,以房間保持完好的程度來說,他甚至可以讓前女友搬回來。(分手二個月後前女友曾經在電話中提過一次,他沉默) 反正前女友不會發現這裡住過別的女人,他自嘲地這樣想。但隨即發現這是對他跟她之間關係的最大否定。前女友肯定會把過去幾個月的空白填補起來,就好像二人從未分開過。而假如他又同意回到這段關係中,他也必須跟著旋律起舞,而他也無法肯定是否有一天他就會真的忘記她的存在。


面對完美(以找出不同作為標準)的房間,他有點想不起當時怎麼跟前女友分手的。不,其實他記得非常清楚,只是因為當下的戛然而止,使得他暫時想要以為自己只是一時迷惑而做錯決定,他的未來斷不至如此。那天他回家去,發現自己只是想要逃避她所以去咖啡廳,可是他從來沒有學習過怎麼停止時間鋪設的軌道,他只是更常停留在咖啡廳,花更多時間看她算命。他想起來,是她走了,她不斷暗示他,她有其她追求者,他不明白這代表什麼意思,以為這跟電視上重要的占卜或挑選和親戚吃飯的衣服一樣,是她用來取得他注意力的理由。有天女友走了,清空了衣櫃、書桌上的化妝品保養品、床底下的包包與高跟鞋,他突然覺得房間好大。


如今想起前女友搬走的場景,他注意到一件事,她也走了,房子難道還會變得更大嗎?沒有,儘管她沒有帶走或留下任何東西,房子變小了。主要是因為他此時明白時間之流並無軌道可言,房子過去充當軌道上的列車,當他與前女友安然前進時,由於列車裝載二人的現在與未來(想像中的),他安然地接受略嫌擁擠的局面。她將列車阻擋下來,然後上了車。他以為時間轉彎之後繼續前進,就像颱風過後河流改道。他沒有注意到事情的本質,那就是她本來也沒有留下來的意思。就像累的時候在路邊看到一把椅子就坐了。坐的時候怎麼會認為自己該一直坐著,又怎麼會認為自己不該站起來?休息夠了不就該前進嗎?她沒有考慮他的心情,誰會考慮椅子的心情。原來底下沒有軌道河流也不會前進,他不僅是被她拋棄了,也被時間之流拋棄了,於是他侷促地坐在地板上感覺房子窄小如一把椅子。

20090826

椅子(上)

「你們會分手」這是他第一次見到她的時候,她對他說的話。


他當時已有穩定的感情從大學開始就交往的女友。責任不來自於承諾或他對她做了什麼,而純粹是時間的衍生物。你活得夠久就會變老,交往夠久就會論及婚嫁。在認識她之前,他未曾受過其他的感情訓練。高中的時候跟著同班同學去參加女校的校慶,在那裡首次感覺什麼叫做異性。園遊會攤子裡販賣的是陌生女子的殷勤,他鼓起勇氣要了一個女學生的手機,接著按部就班約她出去看電影,吃普通地合乎預算的義大利麵。出去幾次後,他喜歡她,也覺得她喜歡他,並未深究原因。當時喜歡是時間的衍生物,出去約會的次數應當相等於喜歡的刻度。一次電影的喜歡、二次電影的喜歡、吃晚餐的喜歡、和可以在她家樓下聊天的喜歡。

大學畢業又工作幾年以後,女友已搬進他在外頭租的公寓,當時一切顯得合理又難以拒絕,並不是說他想要拒絕,這其實是最經濟的打算。二人一起工作存錢,在適當的年齡結婚。他大部分時候感到踏實,有時若有所失。生活沿著安排好的秩序前進,不曾中斷或走岔。未來就像現在的透視,他像是擁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但發現未來與現在並無二致。


所以他不需要相信她的鐵口直斷,因為他早已確信自己的未來。確信並非出於自信,而是他清晰地看見軌道前進的方向。那一刻,當她用平靜且意外爽朗的聲音,啟示他感情的終點時,他確實感受到內心的動搖。與其說是內心想要分手的衝動被燃起,不如說是看著她的眼睛被她催眠去做。她擁有他見過最懶散的四肢,不管是手指停在桌面上的時候,還是腳交疊擱在沙發扶手上的時候,手腳看起來總是像在休息。他覺得那樣的肢體給他前所未有的美感,懶散的美感。她的眼睛雖然漂亮,可也經常是半開闔的,不知道是快要睡去,還是剛醒來。 她常像在作夢,她像一個夢。


她扮演了逃逸,就是在時間無摩擦力表面上的那塊磚頭,讓球停止前進。她的出現就是在說,水不一定會蒸發到大氣中然後循環變成雨水下降,水也可能直接凍結成冰。從女友搬進他家後,他固定去某家咖啡廳讀雜誌。在那之前,他只是喜歡去那裡跟老闆叼煙聊天,雖然後來吸煙區消失了,他到店裡去的頻率卻增加且固定了。他並未發現咖啡廳與女友之間的相關性,直到她的出現。每次從咖啡廳回家,他總是對女友說他加班晚了,畢竟房間沒有幾坪大,對戀人來說又格外狹小。女友看電視的時候他也不能聽音樂作自己的事,為什麼不跟她一起看呢,是不是嫌她吵才戴耳機呢,容忍換來更多的叨念,女友還以為這是她需要男友的撒嬌表現,表示她就算一邊看電視心裡還掛念著自己男友。


七月的某一天,他注意到她的存在,在那之前她究竟存在了多久他不知道。那也是一個咖啡廳的傍晚,他注意到她在幫別人算塔羅牌。他並沒有塔羅牌的背景知識,但他看得出來她在幫別人算命,牌長的像他女友有時會看電視看到一半突然叫他過來選一張的那種圖案,接著女友會信誓旦旦地轉述老師說他這個月有沒有桃花,會不會遇到貴人。前來找她算命的意外地是個男人,他認為算命應該是女孩子的事。一開始就是因為這男人明白求助的神情讓從洗手間出來經過的他多看了這對男女一眼,然後發現了她。出於想要了解市場價格的好奇心,他想看那男人會付多少錢給她。沒有,男人僅僅結完咖啡廳的帳便離去。後來她告訴他,缺錢的時候她才收錢。她只是喜歡幫別人算塔羅牌而已,讓別人的情節流經她的身體,然後她翻譯並指出他人的未來。她在他對面坐下來,用一種抓到你了的表情,雖然手腳看起來還是很睏。「你們會分手,」她說。儘管這完全看起來像是神棍或詐騙集團的話術,對未來透明直視的描述,他很熟悉。他會用同樣的口吻說出他自己三年後會結婚。

20090824

所謂的移情別戀



寫在前面:我覺得有個老梗特別適合本文,「因誤會而結合因了解而分開」。

=====也是會有三個人都不開心的分隔線=====

為什麼你移情別戀了?有時選擇並不來自優劣而來自差異。此時通常男女朋友交往已數年,優點你視為理所當然,缺點則不見改善。第三者的出現,不幸地,為戀情注入了活水。說不幸,是因為只有一方活起來,另一方則通常毫無所悉。



這活水,就像把石頭丟進水裡。原本平靜到有點無聊的水面,瞬間只感受到波動,而非石頭的真面目。咚的一聲妳天搖地動,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也許他和斯文的男友大異其趣,你們平常二個人一起在咖啡廳看小說,他卻可以硬拖著妳去海邊看夕陽。又或者男友活潑愛社交,他則是帶妳去lounge bar小酌二對望。那不是優劣而是差異。無奈在新鮮感的加持下,差異看起來像優劣。妳發現妳似乎是喜歡上別人,「更好的人選,maybe」。然後妳放棄了幾年,投向幾個月,甚至幾個星期的懷抱。



再過幾個月之後,優劣又變回差異。妳想起來為甚麼你們從前能相處好幾年,不正是因為彼此適合嗎?不正是因為你們都喜歡看書才總是共享咖啡廳的安靜時光嗎?不正是因為他熱愛演說表演而妳喜歡當個熱烈鼓掌的觀眾嗎?而如今看來,當初的新鮮感卻變成不適合了。成功的移情別戀當然不可能保證成功的戀愛,戀愛對象的轉換極有可能是因為自己也不明白的原因。並非他在戰爭中打贏了誰,可能只是因為那天下雨那天天冷,那天妳跟男友吵架,那天妳一時興起。

有點悲傷的是,當初妳如此為"the road not taken"所著迷。妳以為妳選的是荒草叢生的冒險之旅,現在才知道,原本可能擁有的平淡幸福,才是未行之路。

20090820

好玩的事

寫在前面,發現自己大約每個月會出現一篇日記或類似日記的文章,真是月經文


=====八月要過了都還沒去過海邊的分隔線=====

之一,偉大的計畫
日前聚餐中見著數年未見的朋友,開頭總是會先問一下對方在哪裡工作。
「我沒有工作阿,」他說。
「那你靠什麼養活自己?」
「缺錢的時候就接點翻譯來做。」

沒住台北的消費水平真的很低。這位仁兄沒住家裡也沒靠家裡養,在外面自己租房子住,平常也不是那種固定接案的SOHO。單是缺錢的時候接點翻譯,週末當個家教就足敷生計。問他那平常的時候都在做什麼,「看看書寫寫東西。」(不就是我的夢想生活嗎?那我還工作幹嘛,哈)

之前他常說他正在進行「偉大的計畫」,我說「偉大的計畫應該就是不工作吧。」他不置可否地微笑。這種不追求金錢積累,僅賺生活所需的金錢(想必物質欲望也低),大部分時間都拿來做自己喜愛的事的生活態度。在現代社會絕對可以稱得上偉大的計畫(至少在我的眼裡)。


之二,媽咪的嘮叨
為什麼每位媽媽都很會唸很嘮叨呢?其實我是非常能夠忍受媽咪叨念的人,原因無他,因為我知道這不是叨念。嘮叨其實只是因為她想跟孩子說話但不知道要說什麼,大部分媽咪跟孩子是沒有共通話題的,所以她能說出來的話大半都變成碎碎念。「吃過飯了嗎?這麼晚還不吃飯嗎?」「洗過澡了嗎?為什麼還不洗澡」「現在都幾點了你還不睡覺,你這樣打電腦眼睛會壞掉喔」其實都跟生活有關,因為這是她唯一與孩子有交集的部分。

反過來說,孩子也該檢討一下,假如你從來沒跟媽咪分享過別的事,只讓她幫你煮飯洗衣晾衣服整理房間,然後希望她閉嘴不要管你在幹嘛,那媽咪跟女傭有什麼差別?


突然提到跟家人有關的事,其實我是要說最近發現身邊有人也有這樣的狀況。因為不知道要跟你說什麼,所以只好用嘮叨你念你調侃你跟你保持聯繫。我原本有點無法理解這種說話方式(因為沒想通對方原來是媽媽心態),發現之後我輕輕點出這件事,當然是用輕鬆的玩笑話,對方媽媽心的說話方式即不復見。


之三,掉淚與掉雞皮疙瘩
與好友談論到前男友這件事,她說「有些前男友想到就想掉淚,有些想到就想掉雞皮疙瘩。」
我大笑,主要是因為這二種前男友我都有。當然不是每個女生都有這二種戀愛歷史,但關於雞皮疙瘩這件事,或可說明我們戀愛有時挑選了過份意外的對象。

掉淚也不盡然是難以釋懷,只是有些記憶與眼淚的連結太深你解不開。


題外話,上次有人詢問茶店的名字與地址,我去問來了
店名是茶龍一品居
沿著石碇老街在分岔路靠左走200公尺處的左手邊
因為他在公路旁的山壁上,開車過去只會看到一個非常小的招牌(感覺老闆並沒有想要宣傳的意思),建議大家過了岔路後慢慢開向左邊看以免錯過。
之前的喝茶心得

20090817

無經驗的空談

空談這件事就像騙人布的鐵鎚一樣,愈空愈大隻,所以愈大隻也愈空。(不認識騙人布的就算了)

=====能夠空談的有時候算幸運=====

什麼叫做無經驗的空談呢?多半是在一個閒聊的場合,比如說「假如有一天你發現你男友/老公/女友/老婆劈腿你會怎麼辦?」開始。我從前以為只有女孩子喜歡討論假設性問題,後來發現喜歡問假設性問題的男生也不少。席間一定有人說出這樣的話,劈腿有什麼好說的,一定馬上分手阿。這個話題可能會繼續延伸到「你比較能接受另一半精神外遇還是肉體外遇?」......以下自行延伸


在這些假設性問題底下,你會發現無經驗的空談者的蹤影。他們總是高舉著絕對的愛情的大旗「我一定二話不說馬上離婚」,「劈腿沒有第二句話馬上分手」,「那種男人誰還要阿」,「這種女人不要也罷」。這種絕對的言語恰好證實了他們根本上是無經驗者,任何有過慘痛經驗的人就知道,真的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是很低賤的。這也是為什麼空談總是如此容易被察覺,每個空談都透露出說話者的無經驗,因為假如他們有過任何一點經驗,他們就不會說出絕對到近乎幼稚純真的判斷。

由於缺乏經驗,判斷自然只能建立在想像上。你知道,這就是人在想像自己作為戀人時,其實都是想像在別人眼中戀人「應當」的作為。既然是從觀眾的角度出來,無經驗者的行為準則就變成「不能丟臉」。不僅自己不能丟臉,還得用最嚴厲的愛情律法檢視對方。這就跟唐吉軻德一樣,隨時準備為一點小爭執拔劍而起為名譽而戰,其實只是想要被承認是真正的騎士而已。而所謂的名譽,不能被污衊的自尊,就是愛情中雙方的權力位置。倘若戀愛的對方違背了法條,那他就是謀殺愛情的兇手。空談者必須,在他人的眼光下,替自己也替愛情出面作戰才行。

但你再仔細想想就知道,愛情中哪有名譽可言?如果有的話,不就是當我愛著你的時候,也希望你也愛著我嗎?當我認為你是值得效忠的國王時,也希望國王能認可我是你的騎士。換句話說,真正能授勛的,只有所愛的對象而已,而你是不可能藉由殺了對方(跟他分手)取得勳章。那些輕易可以說出他們會選擇所謂很酷很無情很決絕的手段的空談者,只是想獲得觀眾的認可(你做得對!你早該離開他!),而未曾真正經驗在愛情中,其實你只想要對方看著你。不管他做錯多少事,你都只想要他看著你。

面對無經驗的空談者,你不可能同他辯論他本來無知的事情。但須小心不要輕易露出訕笑的眼光,否則騎士們可能會對你揮劍,指稱你挑戰了他們純潔且絕對的愛情觀。


最後我要用一段摘錄來作結。最近剛讀完米蘭昆德拉的<生活在他方>,以一位抒情詩人短暫的一生討論何謂抒情,他描述的對象是對革命有狂熱的年輕人,與我認為的無經驗者非常相似。

「不成熟的人總是渴望著他在母腹裡獨占的那個世界的安全與統一。他也總是對相對的成人世界懷著焦慮(或憤怒),在這個不相容的世界裡他猶如滄海之一粟。這就是為什麼年輕人都是這樣熱烈的一元論者,絕對的使者;這就是為什麼詩人要建造他個人的詩歌世界;這就是為什麼年輕的革命者(他們的憤怒勝過焦慮)要堅持從一個單一的觀念裡鍛造出一個絕對的新世界;這就是為什麼這樣的人不能容忍妥協折衷,無論是在愛情上還是在政治上,反抗的學生面對歷史激烈地叫出要嘛一切,要嘛全無。成人世界清楚地知道,「絕對」是一個錯誤的觀念,沒有任何人是偉大的,或者是永恆的。」

我的米蘭昆德拉心得

20090813

請不要這樣想

寫在前面,我取了這個標題大家應該知道這是<請不要這樣做>的姐妹作。

=====當然你還是要這樣做這樣想也不關我事的分隔線=====


對象仍然侷限在你跟對方還不太是朋友,或僅僅是淺薄交情的時候。會這樣想的人不一定是呆男,但不要這樣想比較好。


1.認為開對方玩笑就是有幽默感。其實你永遠也不知道女生的地雷在哪,特別二個人根本也不熟的時候。一般女孩子都不希望被說胖、老、矮、臉圓,就算這些是事實,有人叫你說出來嗎?你可以開對方玩笑,但盡量不要開身體方面的玩笑。也不要隨便叫別人笨蛋或用過分親暱地稱呼對方。我不是你的小笨蛋還是小寶貝,這就是名字取壞了的例子。我曾有二次被不熟的男生直接叫我名字最後一個字,比如說芳~還是盈~,靠,真想揍他一拳。
雖然開自己玩笑其實比較保險,但也不要認為自嘲就是謙虛。女孩子還是比較喜歡有自信的男生,一個整天只會說自己追不到女生、外表不起眼、輸給有錢人的男生,我也不知道你優點在哪?


2.認為她願意跟我出去就是對我有好感。你有沒有想過,恩,她可能只是無聊而已?我不否認我們還是會挑選出去的對象,但二個人出去真的不需要到有好感的程度,畢竟你們又不熟,這很有可能只是彼此認識的第一步而已。出去以後她是草草結束約會還是試著延長見面的時間比較是觀察的重點。就一般的情況來說,我會認為你們至少要單獨出門三次以上才可以判斷對方對你有沒有好感。當然女生毫無戀愛經驗跟有豐富戀愛經驗的另當別論。同理可證,也不要認為你付了錢女生就對你有任何義務。到底有什麼義務?有人叫你付錢嗎? 我的好友對這種認為付了錢女生就該怎麼樣的男生有句評語:「那你為甚麼不去買!」 有關付錢的文章請見<男生到底該不該付錢>


3. 請不要動不動就以為對方在生氣或心情不好 <----進階與入門的分界
不是每個女生都走甜美可愛的路線,她們也是有想跟你講道理就事論事的時候。如果只要你感覺對方有點不親切就認為對方在生你的氣,然後就開始那種「你是不是在生氣阿」、「好好好,不要生氣嘛」的口吻,那才真的令人生氣。為甚麼把女生當作很容易生氣需要安撫的對象呢?事實是,你要讓對方生氣還得進入某個熟稔的範圍,而假如你們根本也還稱不上朋友,她的情緒多半是跟你無關的,也輪不到你來安慰。 不過,好笑的是,通常交了女友之後情況就相反了。女友會動不動就生氣,然後男友完全不知道他做了什麼。


總結來說三個字,就是自以為。過分解讀對方的行為舉止的涵義,然後擅自替雙方訂下義務關係,最後明明什麼事都沒發生就以為自己被拋棄(或者以為自己勝券在握)。要怎麼樣比較不會自以為呢?試著用輕鬆的態度看待你跟女生之間的互動,油條的人常以為開女生玩笑就是高招,害羞的人就認為開自己玩笑最安全。其實女孩子喜歡的是有自信也有禮貌的人,試著當當這樣的人。

女生會不會自以為?當然會阿,只不過因為女生比較害羞,所以想很多也都放在心裡面,又矜持地不露一點痕跡,所以想太多多半造成的只是內傷而已。男生自以為比較容易被女生直接封鎖。

20090810

寵物、執事、機器人

標題模仿獅子、女巫、魔衣櫥(納尼亞傳奇的原著小說),內文毫無相關。

=====沒有感情才是最完美的感情?=====

最近日本台在播一齣日劇「咩妹的完美執事」不知道執事是什麼的,可以暫且想成無所不能的帥氣男管家。執事會照顧大小姐一切生活所需,不管是晚餐的時候替沙拉淋上醬汁、代替小姐決鬥、還是睡前幫小姐吹頭髮跟熱牛奶。


男主角就是帥死人不償命的執事第一把交椅,拒絕了整個貴族學校千金大小姐的指名,自願照顧半途殺出來單純不懂事的女主角,後面大家應該自己接得下去。

為什麼我們會在某個極端的路子上,設想順從是最好的關係?從上面的例子來說,很顯然這個發展必然是雖然二人之間暗生情愫,但執事與主人嚴禁戀愛......。弔詭的是,執事無微不至的照顧大小姐,正是構成這段感情萌芽的關鍵。但這一切都應該只是純然的服侍而已,所以他才必須要無怨無悔地付出,而小姐也只需要理所當然地接受。但是單方面服侍對方的戀愛,怎麼會是健康的呢?

再看看其他的設定,比如說其中一方是另一方的寵物。日劇寵物情人(漫畫改編)裡,小雪就這樣把松本潤揀回來養。她僅做飯給他吃,讓他睡在小床上,二人之間維持主人與寵物的行為舉止。後來寵物跑了,小雪發覺自己對他的感情早已超越主人與寵物,二人......(仍然可以自己接下去)。第三種設定當然是機器人囉,不管是電影少女還是速水茂虎道扮演的帥哥機器人男友,總而言之就是外表一切完美又聽我的話的另一半。


嘿,如果有讀過我之前寫的就知道,我對戲劇的看法多半不是真實社會的縮影而是補償我們的匱乏。因為我們會跟男友吵架,我們也會不聽男友的話,男友會這也不懂那也不懂,所以完美的另一半變成了男管家、小狗、或訂購後就送來的商品。順從的關係自然就是補償從來也不順從的戀愛經驗。於是我們假想,假如關係是絕對的,主人-管家、飼主-寵物、買主-玩具,是不是就可以免去所有困擾? 從這極端的權力關係中我們推演,難道沒有男女感情才是最完美的感情?假如妳可以像主人一樣讓男友伺候,命令他做這做那,妳就會過得比較好嗎?當然不是。


你看故事的結尾就知道。不管是執事、寵物還是機器人,結局假如男女主角想要談戀愛就得打破這表面的形式。妳會對男生動情,超過大小姐或主人的舉止為他擔憂傷心,然後妳才感受到戀愛的甜蜜。那些天外飛來的妄想仍然只是妄想而已。


這教會了我們什麼?
1.公主病不是病,女生最後還是愛那些讓她們付出的男生,沒有人會真的愛寵物跟管家
2.不過你偶爾當當寵物跟管家她們會很開心



題外話,上面三種設定如果性別顛倒好像就會走向A的路線,哈

20090806

天秤座的男人

我是不知道這秤子一般來說放的是什麼,但我認識的幾個天秤座男人,秤子上很顯然放的是對自己的自信跟對他人的讚美。

=====基本上是個可愛的星座=====

天秤座的男人,基本上都非常有自信,但他們的自信不會給人討厭的感覺,因為這自信都建立在相對的成就上,他們會付出很大的努力讓自己能夠維持在有自信的狀態。比如就算身高不高,也會狂練快攻速度和三分球讓自己可以有表現。拿過一次書卷獎之後,每次考試和期末報告都會格外努力維持得獎紀錄。他們不會謙虛於自己優秀的地方,不過他們是真的優秀,不是嘴炮而已。

與自信相對的,他們也不吝表達對他人的讚美。我認識的一個天秤座男人,就曾經對我說出「你是我遇過最聰明的女生,我常覺得你要做什麼都可以成功」這類的話。他們的讚美是屬於那種發自內心的誇飾法,就是雖然你明知道那是誇飾,但因為他的貧嘴裡有誠懇,女生還是會被逗得笑呵呵。這讚美討人喜歡的另個原因是,他們沒有目的的,他們就是會直接地表達對你的喜歡和欣賞,這和他們是否要追求你無關。


有些把讚美內化成打招呼的方式,每次見到你就說「嗨!美女」(當然他可能會對另外一百個女生也這樣說,可是奇怪的是你還是會因此心情變好並且認為他是真心覺得你是美女)有些開口閉口就說你正,說你冰雪聰明,說你怎麼這麼瘦再瘦下去怎麼得了。


在我認識的男生裡,以讚美來說雖然第一名排的還是雙魚座,後面接著的全都是天秤座。溫柔的那一款像彬彬有禮的白馬王子,調皮的那款就像會欺負你也會帶你去吃冰的大哥哥。

再說一個好玩的地方,從上面的例子可以看出來天秤座基本上是口條好的星座,不管是稱讚自己還是稱讚別人。但不僅是語言,好用文字的也不少。在這個大家不太寫信的年代裡,天秤座男人寫情書的比例意外地高。我第一封告白信就是從天秤座男生手上接下來的。有的會寫在畢業紀念冊上,有的會刻意向你借課堂筆記回去寫滿情書,有的寄個信來你以為裝的是一疊錢,也有擅長email熱線的傢伙。


缺點嘛,其實現在想起來倒是很少。他們基本上都是對女生很好的紳士,有時候太好了讓人誤會。如果同時來了二個會有一點優柔寡斷,因為這個來找他他也說不出重話,那個來找他他也覺得那個可愛。其實都知道自己比較喜歡哪個,只是想要大家都開心而已。

20090803

看緣份之米蘭昆德拉

寫在前面:這太約不是每個人都會喜愛的作家與作品,所以這次的推薦也是看緣份


=====大愛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分隔線=====


如果有聽過米蘭昆德拉的,大約只說的出「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事實上,這也是我第一本接觸的作品,第一次遇到就愛上它。有多愛呢?那是我研究所一升二的暑假,暑假就是研究生寫期末報告的時間,我寫了一篇報告在要交的前五天硬碟壞了救不回來,我在五天之內用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寫了一篇完全新的報告拿去交。


雖然說回去找老師拿回報告的那天非常心虛,但教授竟然說這算是寫的好的了。好笑的是,明明是碩班期末報告,老師開頭的評語就是文筆流暢之類的,好像我在寫作文。



接下來我陸續看了「無知」、「笑忘書」(曾經引用過)、「緩慢」、「小說的藝術」,沒有一本是可以推薦給大眾讀者的,喜不喜歡都很講緣份。為甚麼呢?

其一,米蘭昆德拉是捷克人,他參與最初傑克的布拉格之春革命運動、捷克遭蘇聯鎮壓,之後流亡法國。所以他的小說也多半架構在這個歷史背景中,雖然我當初對這件事一點也不了解也還是愛上他,我相信很多讀者會感到非常陌生而無法進入狀況。


其二,他的小說其實是藉著小說討論存在的可能性,用簡單一點的話來說,小說的情節為次,他在小說中引入的評論才是最精彩的地方。所以他的人物幾乎沒有外型面貌,缺乏生活細節,情節不斷向外岔開。

他在小說的藝術中曾經提及,他打破了過去小說心理寫實主義的規則,比如作者不應該直接跟讀者說話,應該讓角色有自己的生命,心理上應該是寫實的,所以作者應提供讀者愈多關於角色的細節,讀者才愈能了解角色為什麼會做出特定的決定。


但我愛米蘭昆德拉,正因為他能夠穿透角色表面的故事去探討人之所以為人的種種可能性。那可能性也會穿透捷克與波蘭的歷史背景,浮現出關於人的質問。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是我目前人生最愛的二本書之一。故事架構在托馬斯與特麗莎的戀愛裡,寫出人因為了解到自己生命的輕,而感到不能承受。

我第一次愛上這本書全然是因為其描述人物想法之精準,你本來以為怎麼會有人寫得出來的情緒和行為動機,他用輕巧的嘲諷勾勒。他非常了解人的荒謬和非理性,其實荒謬和非理性才是人。所以即便缺乏外貌、家世背景、童年記憶,米蘭昆德拉筆下的人物仍無一不真實。

上面我有點胡言亂語了,閱讀起來斷不致如此。讓我給大家摘錄一個〈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的精采的片段,或許你也跟米蘭昆德拉有緣份。

他這樣描述托馬斯愛上特麗莎的場景

再一次他覺得特麗莎是個孩子,被人放進了塗覆了樹脂的籃子裡順流而下。我們怎能任由籃子載著一個孩子在湍急的河水裡漂流!如果法老王的女兒沒有把小摩西從水裡撈起來,就不會有《舊約全書》,我們的一切文明也不會存在了!......托馬斯當時並不知道,隱喻是一種危險的東西,我們不能拿隱喻鬧著玩。愛情有可能就誕生於一則隱喻。」

假如我引起了你的興趣,請從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輕開始,第二推薦緩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