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7

無經驗的空談

空談這件事就像騙人布的鐵鎚一樣,愈空愈大隻,所以愈大隻也愈空。(不認識騙人布的就算了)

=====能夠空談的有時候算幸運=====

什麼叫做無經驗的空談呢?多半是在一個閒聊的場合,比如說「假如有一天你發現你男友/老公/女友/老婆劈腿你會怎麼辦?」開始。我從前以為只有女孩子喜歡討論假設性問題,後來發現喜歡問假設性問題的男生也不少。席間一定有人說出這樣的話,劈腿有什麼好說的,一定馬上分手阿。這個話題可能會繼續延伸到「你比較能接受另一半精神外遇還是肉體外遇?」......以下自行延伸


在這些假設性問題底下,你會發現無經驗的空談者的蹤影。他們總是高舉著絕對的愛情的大旗「我一定二話不說馬上離婚」,「劈腿沒有第二句話馬上分手」,「那種男人誰還要阿」,「這種女人不要也罷」。這種絕對的言語恰好證實了他們根本上是無經驗者,任何有過慘痛經驗的人就知道,真的很喜歡一個人的時候,是很低賤的。這也是為什麼空談總是如此容易被察覺,每個空談都透露出說話者的無經驗,因為假如他們有過任何一點經驗,他們就不會說出絕對到近乎幼稚純真的判斷。

由於缺乏經驗,判斷自然只能建立在想像上。你知道,這就是人在想像自己作為戀人時,其實都是想像在別人眼中戀人「應當」的作為。既然是從觀眾的角度出來,無經驗者的行為準則就變成「不能丟臉」。不僅自己不能丟臉,還得用最嚴厲的愛情律法檢視對方。這就跟唐吉軻德一樣,隨時準備為一點小爭執拔劍而起為名譽而戰,其實只是想要被承認是真正的騎士而已。而所謂的名譽,不能被污衊的自尊,就是愛情中雙方的權力位置。倘若戀愛的對方違背了法條,那他就是謀殺愛情的兇手。空談者必須,在他人的眼光下,替自己也替愛情出面作戰才行。

但你再仔細想想就知道,愛情中哪有名譽可言?如果有的話,不就是當我愛著你的時候,也希望你也愛著我嗎?當我認為你是值得效忠的國王時,也希望國王能認可我是你的騎士。換句話說,真正能授勛的,只有所愛的對象而已,而你是不可能藉由殺了對方(跟他分手)取得勳章。那些輕易可以說出他們會選擇所謂很酷很無情很決絕的手段的空談者,只是想獲得觀眾的認可(你做得對!你早該離開他!),而未曾真正經驗在愛情中,其實你只想要對方看著你。不管他做錯多少事,你都只想要他看著你。

面對無經驗的空談者,你不可能同他辯論他本來無知的事情。但須小心不要輕易露出訕笑的眼光,否則騎士們可能會對你揮劍,指稱你挑戰了他們純潔且絕對的愛情觀。


最後我要用一段摘錄來作結。最近剛讀完米蘭昆德拉的<生活在他方>,以一位抒情詩人短暫的一生討論何謂抒情,他描述的對象是對革命有狂熱的年輕人,與我認為的無經驗者非常相似。

「不成熟的人總是渴望著他在母腹裡獨占的那個世界的安全與統一。他也總是對相對的成人世界懷著焦慮(或憤怒),在這個不相容的世界裡他猶如滄海之一粟。這就是為什麼年輕人都是這樣熱烈的一元論者,絕對的使者;這就是為什麼詩人要建造他個人的詩歌世界;這就是為什麼年輕的革命者(他們的憤怒勝過焦慮)要堅持從一個單一的觀念裡鍛造出一個絕對的新世界;這就是為什麼這樣的人不能容忍妥協折衷,無論是在愛情上還是在政治上,反抗的學生面對歷史激烈地叫出要嘛一切,要嘛全無。成人世界清楚地知道,「絕對」是一個錯誤的觀念,沒有任何人是偉大的,或者是永恆的。」

我的米蘭昆德拉心得

3 則留言:

mega 提到...

魔王你好,我很喜歡這篇文章,可以讓我把文章連結貼在我的部落格嗎

daimaou 提到...

To mega,請轉

l三clcl 提到...

講到全有全無,毫不妥協這件事情
我突然想到,如果有一天魯夫說,算了不要當海賊王,當七武海也很好,這樣該怎麼辦?

當然,這也是個討論假設情節的假設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