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4

偽善

先說點閒話,最近實在太忙了,躺在草稿夾裡的文章好幾篇,每篇只開個頭提醒自己不要忘記要寫什麼,然後就一直躺著(我也想躺著阿)。

 =====好久不見的箭靶文分隔線=====

photo credit: Gideon Van der Stelt via Flickr, CC liscensed



先來說說偽善是什麼,就是假裝自己是好人或以為自己是好人,做了看起來像是好事的事。最近一些事情讓我想到這個字。

其一,一個小男孩死在沙灘上。

在這張照片之前,你不知道這個國家在哪裡,也不關心任何一個國家的人民遭到迫害(或者只關心你有看到照片的人)。然後不開放難民的歐洲政府被罵自私,開放的政府大獲讚揚。不開放是自私嗎?如果你這麼認為的話,就先請你今天邀請一位街友到家裡住,讓他吃頓好飯洗個好澡吧。大部份人都不能接受的,最好我心同情難民,願意讓他們進來,但不要住在我家旁邊,也不要花我的稅金,也不要讓我看到她,除非他已經乾乾淨淨而且感謝我。

我的朋友說,人都是自私的,所以不要隨便指責別人自私。
任意指責別人自私是一種偽善。

如果你關心小孩子,請你去家扶認養一個,那不花你多少錢。
你也可以,搭捷運火車的時候,對車上哭泣的嬰兒多點包容。


其二,一個開發中文字型的募資案爆紅。

為什麼這案子爆紅,因為這募資案成功定位在自己的字型自己救。我一直到今年開始比較認真作簡報之後,才覺得,怎麼中文字型選擇這麼少?很簡單,中文字型少,是因為我們不願意付錢買字型,我們認為字型是免費的,字型產業不發達我們就是元凶。

另一件事,這個募資案的字型,並不是「台灣」的字型,而是「中文字型」,這有很多人討論了有興趣可以自己去找資料。這不是不好,我很希望有更多漂亮的中文字型可以用,但不需要每件事都跟愛台灣扯上關係。

覺得自己做了什麼事很棒,忘了那原本就是我們造成的,我覺得是偽善
如果你關心字型,請付錢給一直在字型上努力的公司,讓開發字型成為一個產業。


最後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呂氏春秋>記載孔子和子貢的故事。

春秋時代的魯國很弱小,常常有魯國人被抓去其他國當奴隸,所以當時魯國有個規定是,假如有民眾花錢贖回當奴隸的魯國人,回來魯國政府會補貼他贖奴隸的錢。當時孔子的徒弟子貢就贖了魯國人,但子貢家裡很有錢,他跟政府說不用補貼我錢了。

看起來像是好事一樁吧?孔子把子貢大罵一頓。子貢不解。
孔子說,你以為你清高你道德你不要錢,那不就是在說其他去領錢的魯國人都不清高不道德嗎?我怕你這樣做,以後就沒有人再去贖魯國奴隸了!
原文在此




如果箭靶像颱風的話,這篇應該是強烈颱風等級的吧。

4 則留言:

Chris 提到...

還OK啊,為了找箭靶的點,從頭到尾還多看了一遍

回到最本質來看,就只是每個人都有他的看法而已。以這篇敘述來說,從頭到尾,我些部分認同,有些部分不太苟同,大部分沒啥意見

只說最不太苟同的好了,這篇到底哪裡有引戰的本錢了?我身邊有不少人持有和大魔王你類似的看法欸

daimaou 提到...

莫非我比我自己想得還溫和?

san122 提到...

一點都不箭靶啊!
沙灘上的小孩就是標準打臉文,
從以前環保風潮下「垃圾場不要建在我家後院」批評的延伸。
(還有專有字彙「鄰避效應」(NIMBY)來形容這種自私)

&關於字型,推薦《字型散步》這本書,
可以知道台灣曾經有過許多獨特又美好的字型,
但進入數位時代後,在既有軟體免費字型影響下,
台灣人原本對字型的講究與創新都逐漸失去了,
那損失甚至是整個社會對中文字美感的喪失,
也所以建構屬於台灣自己的中文字型,為何有其意義。

林沛毅 提到...

第一件事我認同妳的觀點!確實我連產生難民的國家在哪?已經發生內戰好幾年都不知道...所以一堆朋友忙著稱讚德國的時候,我其實不太有感動...而且我覺得,網路越發達,越能讓偽善的人更顯現出來!(因為他們po的文始終是那樣的東西...而實際上相處過卻知道是什麼樣的人)。

第二件事情,我覺得是因為他們優異的行銷手法打中大家,用「金萱」當然比「華康」更有認同感(以現在台灣的氛圍來說)。加上網路的渲染...當然實際付費支持創作是更為重要的事情無誤。

這篇不算引戰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