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2

要找到另一半本來就很難啊

希臘哲學家柏拉圖曾經談過愛的起源。柏拉圖提到,希臘的神話中,世界創始時,人類原本有四條腿、四隻手臂、兩張臉與兩種性別,雌雄同體生存在同一個身體裡。

但天神宙斯,因為害怕人類的力量會愈來愈強大,所以把人類一分為二。自此,人類得窮盡一生,才能找回自己失落的另一半。直到我們找到另一半之前,我們都是不完整的個體。

作為愛的起源,這解釋挺浪漫的。

不過,對單身的人來說,背負著要「找到另一半」的使命,非常沈重啊。也許這使命沈重到,讓人害怕單身。你放眼望去,超過35歲還單身的人變得稀有。超過30歲之後,身邊的人,從認識到交往到結婚,有時候到生小孩需要的籌備期愈來愈短。閃電交往、閃電結婚到閃電小孩也都不太意外。

單身愈久,似乎就代表了自己沒有努力找,或找不到另一半的原罪,甚至是「沒有人視我為可能的另一半」的缺陷。

所以我們也常聽到,「不要那麼挑」、「多去認識其他人」、就算是「我相信一定有人在哪裡等著你」的鼓勵的話,其實都代表了,「光是你單身的事實,就代表了你的匱乏,你需要另一半。」

假使我們先接受柏拉圖的論點,單身的人還沒有找到他的另一半,這也不代表其他人找到了。

我身邊有個從來沒有空窗期的人,戀愛到不需要朋友的地步(所以我也不算他的朋友,只是認識他),甚至每段戀情之間都有一點點重疊,只要感覺到這段戀情有點不穩固的跡象,就會開始跟下一個候選人曖昧以順利銜接。

你說他找到另一半了嗎?我不知道,但他大概是試著拼上了不少塊拼圖,也發現他們總有些地方拼不上。

那麼那些結了婚的人呢?情況也不太樂觀,儘管他們結婚時大概都沒想過這件事,但許許多多都會離婚。根據內政部的統計,103年全年就有53144對夫妻離婚,其中有超過31%都結婚不滿5年。

這不是要用來恐嚇感情的末日,而是要說,找到另一半,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的話,並不是想像中那麼簡單。單身的你,或許還沒找到;但不必灰心,許許多多人,雖然他們都沒單身,但也不一定是找到了。

光是了解這件事,單身的人兒,至少肩膀上就不會覺得那麼沈重。


那麼我們回到最前頭的那些「關心的話」,聽起來之所以會不開心,
其一是因為這些不是單身的人,把脫離單身這件事講得很簡單,但我們現在已經知道,要找到另一半,並不真的簡單。

其二是,也許我真被他們講中了,我覺得寂寞,可是那並不代表你不夠獨立、不夠堅強、一個人不能生活。想要與人產生連結,是人生在世的基本需求,這個想望不代表你本質上有所欠缺。

最後,就算我們千山萬水找到一個跟自己的手腳協調的,也要花一輩子去相處磨合。

原刊於姊妹淘
===B寶小劇場=== 

週日家中打掃一景(如果是真的就好囉)

2 則留言:

Repeat Yang 提到...

35 歲單身的壓力真的還蠻不小的…

匿名 提到...

阿里斯托芬說……首先,我必須解釋一下人的真正本性以及人的變化,因為最
 初的人和我們現在是完全不一樣的。你們要知道,人本來分成三種,也就是說
 ,那個時候的人除了像我們現在這樣有男女這兩種性別之外,還有第三種性別
 既是男性又是女性。這第三種性別的人現在已經絕跡,但他們的名稱仍保留至
 今。「陰陽人(hermaphorodite)這個詞現在只用來表示輕蔑,但過去確實有
 一種不男不女、或半男半女的人。

 ……宙斯說,我有一個辦法可以削弱人類,既能消除動亂而又不至於把人全都
 毀滅。我提議把他們全都劈成兩半,這是一石二鳥的妙計,一方面他們每個人
 就只有原來一半那麼強大,另一方面他們的數目加倍,侍奉我們的人也就加倍
 了。……

 宙斯說到做到,把人全都劈成了兩半,就像你我切橄欖做蜜餞和用頭髮切雞蛋
 一樣。……最後打了個結,我們現在把留下的這個小口子叫作肚臍。……只在
 肚臍周圍留下一些皺紋,用來提醒我們人類很久以久受的苦。

 這些事都做完以後,那些被劈成兩半的人都非常想念自己的另一半,他們奔跑
 著來到一起,互相用胳膊摟著對方的脖子,不肯分開。他們什麼都不想吃,也
 什麼都不想做,因為他們不願離開自己的另一半。時間一長,他們開始死於饑
 餓和虛脫。……

 幸運的是,宙斯起了憐憫心。他想了一個新辦法,把人的生殖器移到前面,使
 人可以通過男女交媾來繁殖,而從前人的生殖器都在後面,生殖不是靠男女交
 媾,而是像蚱蜢一樣把卵下到土裡。……他的主意是,如果抱著結合的是一男
 一女,那麼就會懷孕生子,延續人類;如果抱著結合的是兩個男人,也可以使
 他的情慾得到滿足,好讓他把精力轉向人生的日常工作。先生們,你們瞧,人
 與人彼此相愛的歷史可以追溯得多麼遠呀,這種愛不斷使我們的情慾復甦,尋
 求與他人合為一體,由此成為溝通人與人之間鴻溝的橋樑。

糾正一下錯誤,關於愛的起源,柏拉圖的會飲篇是這樣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