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10

喜帖3

第一次,並且宣稱是最後一次的假期,眼淚和歡笑可以是上下秒之間的事,也可以同時存在。他並不擅長面對女人的情緒,也或者可以說是非常擅長,所謂的擅長指的是冷漠,所以他喜歡不麻煩的女人。

但也許是因為結婚在即,他自己也面臨到情緒上的波濤,他自己也少見地,如果婚姻可以說是感情的一種形式的話,受情感左右。他未能完全做出自利的抉擇,過去的他,不管是理性或是感性上都不會選擇婚姻,婚姻在理性上成本過高,感性上也難以依靠。不過這幾年下來,也或者是年紀帶來疲憊,也或許是從冷酷轉為兩害相權取其輕,感性上他終於生出覺得自己要對女友負責的想法,加上理性上某程度接受婚姻帶來的麻煩,讓他趨向婚姻。

原本女友之外的曖昧,對他來說是常態,他做這些事情游刃有餘,也覺得這無傷大雅,沒有罪惡感,他自知自己不安定,也從來沒要求過別人接受他的不安定。不過隨著結婚的日子愈來愈近,這女孩子對他來說,愈來愈像是壓力的出口,他同時覺得結婚以後就不能再這樣,有點惋惜;也覺得結婚以後好像還是可以這樣,又鬆了一口氣;有一部分的他甚至覺得,我快結婚了還可以這樣,我好厲害。

因而,他這次面對她的情緒,特別有耐心。他們就像一般男女朋友一樣走在國外的街道上,還有點像是老夫老妻,假裝他們還沒看到盡頭,他們回國以後不會分開回到各自家中。她把耐心解讀成他的喜愛,他則把耐心當做是優待,他未婚妻也不常得到他的耐心,他篤信對女生太好會把對方慣壞,但當自己被慣壞的時候則認為是自己應得的。

「回去之後,你要坐車直接回公館吧?」
「妳還想要我陪妳嗎?」
「......」
「我先陪妳回家吧」
「......,不用了啦,又不同方向」
「傻瓜」摸摸她的頭,她同時感覺到喜悅和痛楚

上飛機前,在她去洗手間的空檔,他立刻開手機傳訊息給他女友說今天不能回去吃飯,飛機誤點,而且他還得趕去公司一趟。
「這麼晚了你還要去公司?」女友回傳「你公司也太過分了吧 ><」
「沒辦法啊,妳先吃,別餓著了,在家等我」
「好吧 ><,好想你啊」
「我知道,我好累,想回家了」是真的累,他還有點訝異自己想念家裡的沙發,欸,人真是老了,連玩都玩不了幾天

女友把想回家這三個字解讀成想念她,他不是甜言蜜語的類型,這幾年她學會把家常話解讀成(她想聽的)他的內心話。


9 則留言:

Aomame 提到...

Cruel World (眼淚飆出來)

魔笛 提到...

把他人的行為解讀成自己內心想聽的(想看的)。就連E自己本身也在做這件事吧。

人總會先看見自己想看的東西,因為不夠勇敢

匿名 提到...

想請問大魔王一些事情

最近我身邊有一個這樣的女生,C,她十分懂得玩弄(或是說掌握)身邊的男孩子。之一的條件是因為他本身就長得正,腿細腳長,個性開朗。他擁有先決的優勢。

不過我身邊的人都告訴我他是戀愛高手。對於這點我非常疑惑。不知道大魔王身邊有沒有這樣的人。

她可以有了男朋友之後仍舊坐在別的(被她聲稱是哥們)男生的大腿上,還是可以告訴(或傳達)別的男生我好喜歡你的訊息。她的男朋友前前後後換了許多個,還有一個是某B男追他追了很久她跑去跟A在一起,結果過了幾個月之後她跟A分手和傷痕纍纍的B說:我覺得我喜歡你比喜歡A還多。

我覺得關係自在自適就好,不會想要干擾對方太多。但確實,C是一個話題很多人,人們總是談論她。在人們眼中,她就是一個會放線的人,偶爾拉一拉一邊的繩子,像是施捨一點他對別人的好,再改天又把線放掉等著你哭著求她回來。但他要不要再拉起那個人狗鍊帶去散步是另外一件事情,畢竟她的繩子這麼多。她就是要有人把他捧上天,她就是要任性,就算她身邊的人說她花心說她愛搞曖昧(說道這件事情我不覺得搞曖昧不好可是愛搞曖昧、本來就不打算和對方發展關係只想要享受對方的好的人似乎常常被表),她也不要承認。

他可以哭著告訴我任何一個追求她的男生朋友說:你傷透了我的心,原來我在你心中是這樣的人。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有預謀還沒預謀,她是不是壞人啊?

她是惡女嗎?
她是戀愛高手嗎?

但我卻常常覺得她無法在戀愛中得到甚麼(說不定她也不打算得到除了仰望和疼愛之外的東西)

M 提到...

想請問大魔王一個操作型問題:已經在戀愛的互動模式裡,要如何問確立關係的問題?
也就是要怎麼把「那我們現在是在一起嗎?」或是「我們是男女朋友了嗎?」用不同的方式或說法問出來。

daimaou 提到...

給三樓,好像不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如果你覺得關係別人高興就好,那她就是過的蠻高興的阿。

給M,我好像沒問過耶。讓我想想

匿名 提到...

怎麼我覺得三樓講的那位C ,挺大魔王的 XDDD
令人羨慕啦~

Chris 提到...

那位C,除了可能和大魔王一樣有吸引男人的外在;其餘的,個人看不太出來,和大魔王有什麼類似

Wali Tung 提到...

大魔王有吸引男人的外在。

daimaou 提到...

該說這樓接歪嗎?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