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0805

夏日日記

1.大砲和夏天

這是個很熱的夏天(去年好像也說過一樣的話)。才八月第一周,我已經去過八仙和烏石港,歷經曬黑又白回來,白回來到一半又曬黑。八仙是在有史以來台北七月最高溫的那天去的,而且我沒有安耐曬護體,帶著安耐曬去烏石港回來情況果然好很多。安耐曬才是王道!!

去年夏天開始,八仙來了穿著牛仔褲跟Tshirt,根本沒有要下水的,帶著大砲單眼相機的人,坐在稍遠的角落裡,妳不注意根本不會看到他們。偶爾出來移動一下位置,那時覺得雖然他們也有買票,但,真的應該讓這些人入場嗎?

今年在烏石港的情況是,所有人都拿著單眼相機,來玩水的可能只是普通的單眼,沒有要玩水的鏡頭明顯就是長很多。當單眼愈來愈多的時候,那些人開始覺得他們有權利拍攝妳。那天到下午我們終於占到排球網,然後跟另外一群人分隊玩,互相幾個來回之後球飛了出去,此時我們注意力從球上移開才發現,旁邊已經站了好幾個都拿著大砲的人,啪擦啪擦地,理所當然地。以前還會偷偷摸摸的事情,現在妳變成了風景,妳穿著泳衣在海邊就等於自動允許他們拍妳。

2.塔羅與人生
新來的讀者可能不知道,我之前莫名開始了幫別人算塔羅牌的神棍生涯。有一陣子去哪都帶著牌,類似聚會之餘的娛樂。準的時候當然有,也有根本沒這回事的時候。熱潮退了之後牌也被我收了起來,最近因緣際會又拿出來幫陌生人算牌。

幫別人算牌,就是非親非故地俯瞰別人的故事,但又極度貼近當事人,妳問他問題時他掏心掏肺鉅細靡遺,妳回答他的問題時他深怕漏了一字一句。妳半途進入了別人的故事裡,翻了幾張牌就要指出糾結的核心,我突然感受到生命不可承受之輕。

3.全面啟動Inception之潛意識的愛人都在說甚麼。本來想要單獨寫成一篇的,最後還是沒有寫出來。李奧那多的老婆Marion Cotillard活在他的潛意識裡,就是罪惡感的具象化。看完電影後發現劇情與我寫的格放有異曲同工之妙,應該要算與有榮焉。我們接下來要談一下罪惡感。












要擺脫罪惡感很難,當罪惡感和愛綁在一起,你認為原諒自己是對愛過的人的背叛,是對愛本身的背叛,原諒自己可能同時你會失去一些再也回不來的堅持。我如果能夠原諒這麼壞的自己,我就不僅僅是對妳不好,我還同意我自己這樣做。而當我原諒自己的那一刻起,我的罪就加上一條,因為我拋棄了妳(人、記憶、與妳相關的自己)而前進,我要過沒有妳的生活。

所以電影的結局到底是甚麼?那就要問你是否認為李奧那多(或是你自己)可以原諒自己?

3 則留言:

repeat 提到...

1 老實說還蠻令人反感的…

B. H. 提到...

可以上網到各大論壇去找自己的泳裝照

daimaou 提到...

To Repeat, 發現的時候很傻眼;To BH, 搞不好我用google圖片search就找到了, 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