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1023

記憶的微不足道

發生了一些事都與記憶有關,我想起這很久以前的文章,就把它找了出來,如今看來很像夢囈,盡量改得有條理些了。發現自己著迷於討論記憶這件事,或許以後也會把其他有關記憶的文章一併找齊了來。

=====總是在遺忘的分隔線=====


「記憶所能留住的,不過是那麼一丁點微不足道的往事,也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留下來的是這一小片,而不是那一小塊...」

米蘭昆德拉__《無知》


曾經我跟Y討論這件事,他堅持想要記住某些往事,他想要認為那些發生的事情非常深刻,深到不會忘?沒有這種深刻,我不由得笑出來,並且勸他放棄這個念頭,因為人阿,厲害就厲害在遺忘,我們總是能夠遺忘,並且活下來。我們不由自主地選擇(「不由自主」地「選擇」?自我矛盾!但有點道理)什麼會留下來,什麼會跟時間一起走掉。

就好像在約會結束的夜晚,女生提筆寫下每一句對話和場景,試圖形容當時的心情,掌握住稍縱即逝的片刻感受。男生可能只記得,我親了她,感覺還不錯。(好好 我承認我有一點性別歧視)就連當天發生的事情都有不同的詮釋,怎麼可能在記憶中會有客觀長久的留存?

也許我該把Y解釋成金牛座的固執,因為我們為此一直堅持到兩點還無法入睡。但我們必須清楚知道,過去的事情就是過去了,沒有重建事實這回事。

記憶像是寫不完的故事,每次溫習都改變故事一點點,也許他這次說了上回沒說的話,也許他這次沒作上次有作的事情。真實,如果真的有這麼一回事,一點也不重要。因為記憶是你僅有的,當下只會過去。就連你自己,除了當下之外,形象也構築在他人的記憶中。

此時你不由得要問:如果我不存在於任何人的記憶中,那麼我的存在還有任何價值嗎?而如果在他人的記憶中我的存在並不是我以為的那個樣子,那還有所謂單一純正的我嗎?我跟Y的談話在我開始打呵欠之下終於結束,好歹他也知道應該尊重其他人睡眠的權利。

不要擔心遺忘,因為新的記憶總是接踵而來。

3 則留言:

Willy 提到...

所以大作家選擇寫下......?
寫下記憶的同時讓「能指」取代了「所指」

daimaou 提到...

willy 同學非常之用功,值得掌聲鼓勵(拍拍)。另,大作家後面還有接續其他文字,是我沒寫上。

PCC 提到...

我想起"去年在馬倫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