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009

秤鉈

夏宇這首詩我特別喜歡,第四小節,關於不忠。

「他們為什麼不能彼此欣賞且和樂地
相處呢他們都一致地愛我至少
他們有相同的煩惱最最起碼他們有
共同的話題甚而他們可以一起責備
我的自私和享樂主義最後他們又可以
交換內褲我又將不致很快發現你看
......」

他們唯一不會爭搶的,是他人給予的同情。而同情或許也是,喜歡上她之後得到最多的感情。倒不是從她身上得來,因為她沒有同情心。也正因為她沒有同情心,他們才得以得到最大幅度的同情。

他們也的確有共同的煩惱(就是對方),也會有共同的話題(她),也最有資格責備她的自私與享樂主義。「你們真的可以當朋友,」只有她才能說出這樣天真殘忍的話。


但是只有她可以掉眼淚。只有她可以哭鬧著在地板上踢腿,然後又開心大笑好像這怎麼可能是個煩惱。她看習慣了無奈的微笑,而如果她再愛上一個,對他們不忠的程度是會減少,無奈的微笑卻會增加。

她試著調整惦不出斤兩的秤鉈。該是壞了吧,一直都是壞的。所以她嚎啕大哭起來,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生意。


=====後記=====

一時之間搞不清楚秤鉈和天平。

3 則留言:

winniemomo 提到...

這個blog的真實主題儼然是「惡女」。

無病呻吟鬼 提到...

好口年~不是說妳!
秤坨不是拿來吃的嗎?

daimaou 提到...

to winnie, you've pointed out clearly.
to 無病呻吟鬼, you sympathize too much, and please search "秤鉈" in picture.